筑牢安全防線,保障網絡良性生態

2019年10月12日 09:05:15
來源: 檢察日報 作者: 高艷東 王鵬

  9月22日,“網絡犯罪前沿問題高峰論壇”在浙江大學成功舉辦。該論壇由浙江大學、浙江省人民檢察院和阿里巴巴集團主辦,浙江大學光華法學院(互聯網法律研究中心)、浙江省律師協會和北京市盈科律師事務所承辦。來自理論界與實務界的專家學者圍繞網絡犯罪前沿問題,共同探討信息時代刑事法律所面臨的挑戰。

  網絡犯罪形勢嚴峻

  據與會專家介紹,伴隨我國信息產業的快速崛起,網絡空間的風險日益增大。目前,網絡犯罪數量已占我國犯罪總數的三分之一,且以每年30%以上速度增長。目前,我國網絡犯罪呈現出四個特征:

  一是種類和形式多樣化。國家檢察官學院浙江分院院長胡勇表示,除傳統人身犯罪外,網絡犯罪目前幾乎蔓延到所有罪名。網絡犯罪日益智能化,行為人往往受過技術教育,精準詐騙、非法集資等犯罪的手段和方法不斷翻新。360集團法務部顧問吳文東表示,網絡犯罪形式多樣、數量激增,使政府、企業和個人網絡安全面臨嚴重威脅。

  二是行為匿名化和隱蔽化。與會專家介紹,犯罪分子往往采取技術手段隱藏真實身份和地址,以非接觸的手段完成犯罪,逃避偵查和取證。

  三是犯罪結果擴散性和跨國化。相對傳統犯罪有明確個體或群體指向性,網絡犯罪的危害對象、領域、后果都具有擴散性和跨國界性。北京大學法學院副教授江溯認為,現有打擊網絡犯罪的國際法呈現碎片化、軟法化的特點,也未形成統一文件,這給犯罪概念、管轄權、偵查以及國際合作帶來全新挑戰,國際社會應通過政治協商和妥協,以形成一個具有相對普適性的網絡犯罪國際公約。

  四是犯罪組織團伙化和鏈條化。與會學者介紹,據統計,由于分工的方便性和專業性,團伙犯罪在網絡犯罪的總數中已經占到65%,甚至還出現一些犯罪集團。網絡犯罪團伙在收集網絡賬號、制作技術性工具如釣魚網站、售賣個人信息、轉移資產等形成了高度分工。阿里巴巴集團首席風險官鄭俊芳介紹,網絡違法犯罪人員可以把所有的鏈路全部分解,實現線上化、全球化,以逃避處罰。正因如此,盈科律師事務所創始合伙人郝惠珍律師表示,對互聯網黑色產業鏈的上游、中游、下游的犯罪定性和打擊,困難重重。

  網絡犯罪的嚴峻性,要求應用互聯網技術提升訴訟效率,為司法賦能。浙江省檢察院檢察長賈宇認為,共筑網絡安全防線,讓網絡良性生態成為時代的基本供給。檢察機關作為國家法律監督機關,在新經濟業態下,應以檢察職能為基點,從探索搭建網絡發展服務體系、網絡治理維穩體系、網絡司法監督體系、網絡檢察規范體系和網絡檢群互動體系等五大體系入手,努力將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融入網絡生態的治理完善。杭州互聯網法院副院長倪德鋒也表示,網絡犯罪偵訴審的專門化,有利于準確把握網絡空間刑事治理的強度和灰度。

  構建刑法新理念應對網絡犯罪

  我國傳統的刑法理論與網絡犯罪的特點存在沖突,形成了部分真空地帶。與會專家認為,打擊網絡犯罪,首先要完善刑法理論。

  堅持防線前移、嚴而不厲的立法思路。與會學者認為,網絡犯罪結果擴散性、類型多樣性,導致犯罪圈逐步擴大,原本不作為犯罪處理的行為,正在被立法者大量規定為犯罪。但與傳統犯罪行為相比,網絡犯罪不是暴力行為,直接危害性較暴力犯罪輕,且多數是由掌握一定技術的年輕人實施。據此,賈宇檢察長提出,檢察機關要工作前移,積極參與網絡社會治理,積極同企業溝通,保持合理張力,既不能遏制互聯網產業的發展,又不能讓網絡犯罪泛濫,要達到安全可控和開放創新并重的目的。

  明確刑法在打擊網絡犯罪中的立場。刑法是保障法,網絡犯罪本質上是侵犯公民信息權利的行為,因此必須首先用足其他預防性法律法規。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研究所研究員鄧子濱指出,刑法是受罪刑法定嚴格制約的封閉體系,在新型網絡犯罪中,罪刑法定原則很容易被突破。對處于法律模糊地帶的行為,應持審慎的態度。倪德鋒認為,網絡民商事成文法滯后的問題,可以通過法的軟解釋來彌補,但是網絡刑法的滯后問題,只能通過立法完善,因為罪刑法定,禁止類推。

  南京大學教授單勇也提出,將幫助行為、預備行為正犯化是預防性刑法觀念的體現,犯罪圈的擴張為處罰涉網越軌違法行為提供了依據,但也與刑法謙抑精神存在抵牾之處。用盡民事法律和行政法律仍不足以抑制違法行為時,才能由刑法出場。不過,武漢大學法學院副院長何榮功教授認為,在堅持刑法謙抑性的同時,應適度發揮刑法的預防功能。

  運用新思路處理新型網絡犯罪

  與會學者認為,我國現有網絡違法犯罪行為主要有三類:針對互聯網信息系統的犯罪;利用計算機網絡實施傳統犯罪;破壞網絡秩序的犯罪。針對前兩種犯罪,我國刑法早有規定,如非法侵入計算機信息系統罪等。對第三類犯罪,刑法沒有相應規定,如何處理破壞網絡秩序的行為,成為亟待解決的問題,與會學者針對個案提出不同觀點。

  關于互聯網惡意注冊黑號行為。北京大學教授陳興良認為,惡意注冊等行為本身不具備違反國家規定的要件,因此不構成非法經營罪。但在軟件客戶端修改程序的行為,可認定為提供侵入非法控制計算機信息系統程序工具罪。法律沒有明文規定的行為,未來可結合實際設立專門罪名。

  虛擬貨幣的刑法規制。在區塊鏈技術高速發展的同時,我國要注意新經濟中的犯罪行為問題,如虛擬貨幣引發的擅自發行股票罪、集資詐騙罪、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組織領導傳銷罪等問題。盈科上海管委會副主任蔡正華律師認為,任何新技術都可能披著傳統犯罪的外衣,對新技術和新產業要進行合理的刑法規制,以促進新經濟的發展。

  網絡犯罪幫助行為正犯化。螞蟻金服集團安全協作部總監連斌提出,刑法應當注重打擊為網絡犯罪提供虛假賬號、惡意技術和非法交易等幫助行為,遏制源頭、打斷鏈條。盈科杭州刑事法律事務部主任朱衛永律師提出,刑法中增補非法利用信息網絡罪及其他罪名,實際上將預備行為獨立化和實刑化,對此,建議明確入罪標準,重視電子證據收集和采信,同時控辯審三方都應學習網絡犯罪知識。

  共享經濟的創新模式是否構成非法經營罪。浙江清華長三角研究院法治與社會治理研究中心執行主任郝作成表示,共享經濟對傳統的許可經營監管模式提出了挑戰,違反傳統行政許可是否構成非法經營罪,需要慎重對待。同時,技術發展突飛猛進,需要明確界定新科技行為的邊界,處理好智能駕駛與交通肇事罪、區塊鏈與集資詐騙(洗錢罪)的關系。

  用新思維解決網絡犯罪的證明難題

  網絡犯罪激增產生了一系列難題,如網絡犯罪的法律邊界模糊、罪名認定困難、電子證據使用不規范等,與會專家積極建言獻策。

  確保罪責刑相統一、主客觀相一致。目前,我國網絡犯罪的立法不明晰,解釋和擴張的邊界模糊。浙江靖霖律師事務所主任徐宗新認為,認定網絡犯罪需把握主客觀相一致原則,無論多么新型的犯罪,都要嚴格適用刑法原則。

  重視電子證據的合法應用。北京衡寧律師事務所創始合伙人常錚律師指出,在司法實踐中,盡管已有規范指導文件,但對電子證據的提取、保存、凍結、審查常常存在瑕疵;在實質審查中,由于缺乏專業技術知識,往往需要邀請鑒定人和專家輔助人參與辯論和質證。未來,對電子證據的應用還需更加規范。

  網絡技術的發展觸及了法律的空白地,但互聯網絕不是法外之地。本次論壇為規范信息技術、治理網絡黑產提出了理論建言,也為具體個案處理提出了學術對策,更呼吁社會各界共同構建良好的網絡生態系統。

  (作者單位:浙江大學光華法學院)

標簽 - 網絡犯罪,刑法規制,釣魚網站,刑法原則,刑事治理
網站編輯 - 張芯蕊
五子棋黑棋必胜方法